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孤依风的博客

独孤依风,一个敲打键盘、手跟着思想去旅行的IT评论客!

美团

美团战滴滴 几无胜算!

前有“把酒言欢”,后有“尔要战便战”,一场饭局过后程维和王兴便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小范围测试,4月9日正式上线。上线一日后,滴滴外卖发布了首份“成绩单”,首日订单竟然突破33.4万单,市场份额第一。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率先转发,引发朋友圈一轮“疯狂刷屏”。

美团外卖当然也不甘示弱,立即发布了一张海报,上面写着“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第一的情节,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也称自己在无锡市场稳居第一。两家团队针尖对麦芒,火药味十足。

虽然程维和王兴二者都不甘示弱,但受资本助推的互联网战场远比冷兵器时代要复杂的多,但这一切对于滴滴和美团来说结果是什么样似乎在战役的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定数。

拼口号不如看疗效 烧钱大战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想要拓展自己原本以外的业务,烧钱似乎是最直接粗暴的打法,这也是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培养用户习惯巩固自己品牌的时候惯用的打法。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无论是美团打车还是滴滴外卖都是在做已经有了成熟用户习惯互联网消费行为,这对于二者来说可以既是欢喜也是悲哀,欢喜的是无论是美团打车还是滴滴外卖都不需要去烧钱培养用户的习惯,而悲哀的是虽然有了成熟的用户使用习惯,但想要在已经有了成熟运用品牌的手中抢夺业务,无疑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因为当你烧钱抢用户的时候,对方也会相应的做出反击。

烧钱大战其根本对于企业来说首要考虑的就是企业本身的现金流,根据IT桔子不完全统计,自滴滴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已经完成了16轮融资。此前15轮融资一共涉及35个投资机构及个人,融资额总计超过200亿美元。

在2017年12月的最新一轮融资中,滴滴拿到了40亿美元的资金,按此计算滴滴账面的现金储备超过120亿美元。

而美团呢?上一轮40亿美元融资在2017年10月,此前5月美团曾宣布盈亏平衡,现金储备30亿美元,也就是说满打满算,美团在收购摩拜前拥有70亿美金左右的现金储备,27亿美元收购摩拜后,美团账面现金储备不会超过50亿美元。

从现有的现金流状况来看,滴滴可以说明显高于美团,而且对于滴滴来说,自己在网约车这块已经形成了独有的格局,市场份额可以说足够大,并且已经走在了营收的路上,而美团呢,由于摊子太大,现如今依然没有在某个领域形成绝对性的优势,例如在新零售、无人驾驶方面美团要与阿里、百度竞争;在出行方面对决滴滴、携程;电影对敌糯米电影、微影以及淘票票,在外卖行业与饿了么、阿里口碑打。在美食,酒店、旅游、电影演出等领域,阿里系与携程系也在一步步紧逼。

当然了,也有人会说,现金流不够可以融资啊,但就美团目前的情形来看,自己涵盖了外卖、打车、单车三个中国互联网最烧钱的战场,而且同时挑战中国两大几乎无限血槽的对手——阿里市值超过4000亿美金,滴滴估值576亿美金,现金储备超过120亿美金,如果按照美团这种不需要创新差异化,只要疯狂烧钱就能赢的逻辑,我想对于讲求概率的投资人而言,更愿意把钱投给市场估值更高、现金流更多的企业。

所以,无论从现有的资金能力以及未来的融资能力上,滴滴都胜美团不止一筹。

打车搞外卖早有先例 滴滴胜券在握

外卖服务在线下餐饮零售业的渗透率还有极大提升空间,这个市场对于滴滴外卖充满了挑战和机会。滴滴做外卖不仅有鼻祖可寻,其在出行市场获得的巨大成功更像是对进军外卖市场的另一种助攻。

早在2014年,Uber就面向美国推出了外卖业务。外卖原本是作为Uber一系列实验性服务的一部分,不过,高速的增量率使Uber在2016年将外卖业务做成独立的AppUberEats推出市场,目前已至少覆盖全球近29个国家。UberEats的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Uber核心的打车业务,目前其外卖流水占据全球近10%的市场份额。

所以,历史经验也完全证明打车平台进入外卖领域是可行的。滴滴出行在全球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Uber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功,截至2017年12月31日,UberEats已经在全球200多座城市上线,该业务至少在其中的45个实现了盈利。在去年第四季度,UberEats为Uber贡献了超过11亿美元的收入,出行和外卖的结合潜力可想而知。

在日常生活中,一个人的出行必定关联着具体场景,谁也不会漫无目的的兜风。「滴滴一下」这个概念早已深入人心,以前可以叫车,现在则可以叫外卖。换句话说来滴滴涉入本地生活服务,其实从一开始就不用担心随后的转化与留存。

技术助推口碑效应显现 用户体验庇护品牌价值

对于外卖市场而言,最大的痛点我认为是送餐效率的提升,因为其关系到商家和用户两头的利益,从商家的角度而言,接入外卖的入口无疑是为了增加自己营收,但很多时候外卖小哥的效率跟不上使得本来热腾腾的一碗饭很多时候因为外卖小哥运送线路的不熟悉,或者说没有安排好运送线路,使得热饭丧失了原本的香味;而对于用户来说,如果花上钱没有买到口味,自然会产生抱怨,因为很多时候外卖小哥接单的时候不止一单,在规定时间内将饭送到用户手上就不算违反规定,而用户想抱怨自然不会将气撒到外卖小哥身上,但商家似乎会被差评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饭菜的热与冷会完全影响口味。

从外卖小哥自身的角度出发,其实在合理的运送范围内多接外卖单子这是人之常情,毕竟哪个外卖小哥不想多赚点钱呢?但对商家和用户来说,商家关心能不能将饭菜第一时间送到,用户关心能不能第一时间收到饭菜,也是在情理之中的,而如何统一三方的利益需求呢,这就关系到外卖平台对交通出行的技术把控了。

这一点对于滴滴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在程维的朋友圈发声中,有这样一句话:「滴滴希望打造A点到B点极致效率的运输网」,而这正是滴滴进入外卖市场的底气所在,因为相比「运送物」的外卖平台来说,滴滴所构建出来「运送人」的网络远比前者更为复杂。

而路径规划和ETA(预估到达时间)两项地图技术则是滴滴实现最优匹配的关键,通过对海量的用户行驶数据进行挖掘和学习,滴滴可以围绕最低的价格、最高司机效率和最佳交通系统运行效率,毫秒级算出A到B点的最优路径、如今这些技术也被用在了滴滴外卖平台。

这对商家和用户来说,无疑形成了强有力的聚合效应,因为烧钱大战的本质是抢用户、体验操作流程、强化品牌在用户心中的留存价值,但烧钱过后就要比拼各自业务的真实水平,尤其是外卖产业,滴滴在技术方便的优势可以说对外卖平台能形成原有的核心驱动力,因为滴滴已经掌握了全国几乎所有大街小巷的路况数据,通过成熟的智能调度算法,可以为骑手提供更好的送货路线,从而提高配送效率,这对于商家和用户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品牌优势,一旦商家和用户最关心的利益得到了保障,后期的口碑光环自然会受到用户和商家的庇护。

不过,从程维所强调的效率与运输网络来看,滴滴做外卖可能并非一时的赌气反击,而是因为虽然外卖业务在盈利上无法与网约车业务比较,但外卖业务所具有的3公里内高频、庞大的点到点的流量价值,这为其未来不断向其他同城配送、跑腿代购、生鲜礼品等到家服务等提供了可能,这可能是滴滴寻求多元化布局的重要一步。

而在另一头,美团打车在上海靠补贴抢食滴滴份额的梦想正在迅速破灭。4月5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就“美团打车”平台数据未按要求接入行业监管平台、向不具备营运资质的驾驶员或者车辆提供服务、不正当低价竞争3项违规行为,向“美团打车”开出限期7天的“责令改正通知书”。

我们都知道,补贴是在行业发展初期用以培育市场,教育用户的重要方式。但网约车行业到了现在的阶段,市场早已形成,用户习惯也已培育到位,就连政策都已制定,烧钱补贴抢市场已经行不通了,反而会造成更多此前已经得以解决的问题重新出现,比如吸引更多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入行。

综合来看,四处树敌的美团不仅难在网约车领域分食多少,反而有可能因此刺激滴滴大力推动外卖业务的更广布局,主营业务都极有可能丧失优势。胜算几无的美团,望三思!

Tags: , , , ,

星期一, 04月 16th, 2018 网络评论 没有评论

内忧外患,刀尖上跳舞的美团如何才能脱困?

内忧外患,刀尖上跳舞的美团如何才能脱困?-

一度被称为小BAT的独角兽美团,在合并了大众点评,进入下半场竞争后问题频频。最近一段时间密集曝出公司内斗,高管离职8大金刚走了7个的消息,再加上年初在南京试推网约车业务不被外界看好,已有的三大业务中,外卖、酒店劲敌环伺,团购模式前景也不被看好,冲击IPO一推再推。可谓是外患未消内忧爆发。

业务不振战略不清,估值缩水上市延期

美团融资受挫在行业内已经不是新闻了。自从和大众点评合并,成为国内市场当之无愧的O2O老大,估值一度飙升,但随后却因为业务战略转型难产,外卖等部分业务亏损状况难改善,下一轮融资和IPO进度都受到拖累。投资人对项目信心下降,估值不断下挫,今年年初就有业内人士爆料称美团的投资人在寻求出售老股,想要安全退出,价值比上上轮融资时的70亿美元估值还低。
这个消息也侧面印证了之前媒体一直报道的美团估值暴跌。从最高峰的180亿美金估值到今年的不足70亿美金,美团的市场估值不只是腰斩,而是斩了将近2/3。

估值的重挫,一方面是团购模式的没落。团购鼻祖Groupon的股价最近也经历过一天下跌10%的情况,一季度亏损了2440万美元,收入从上一年同期的6.984亿美元下降3%至6.736亿美元,远不及分析师预期的7.22亿美元。因为团购市场并没有原本预估的持久和强劲,Groupon一直试图转型,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寻找到新的可持续发展的路径。以团购起家,曾经被称为国内版的Groupon的美团,在整体团购市场后劲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估值自然受到影响。甚至去年有内部离职员工写了一篇《美团离职员工:团购模式终将失败,点评走的路是正确的,可惜被美团抛弃了》的文章,也暴露了美团内部员工也存在对合并后的“新美大”发展路径的质疑。

同时,美团的另外两个重要业务,外卖和酒店,在一众强劲的竞争对手中,表现也并不突出。外卖业务上,最大的对手饿了么市场表现非常强势,在阿里的支持下不断对美团发动进攻。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家可以感受到饿了么主动发起的攻势,从年底的冬季战役,到今年将使命更加直观的“Make Everything 30min”,想要转型本地生活平台,将世间万物接入每个人的30分钟便利生活圈。在笔者看来,饿了么目前资源整合的上升空间和未来想象力已经开始超过美团外卖。

再看酒店业务,美团酒店出现在外界眼中的形象一直是“携程挑战者”。不过这个挑战者当的比较辛苦,从去年底的数据来看,美团酒店在中低星业务上被去哪儿全面超越,包括汉庭、7天、如家、锦江之星等在内的经济型酒店也已取消了与美团合作,在中低星业务上遭受威胁后,美团试图进军高星酒店市场,但是却出师不利,不断被曝出价格欺诈的负面。从原本还有竞争力的中低端酒店到刚开拓的高星酒店业务都遭受不小的压力。

至于短租、上门服务、网约车等领域,都是红海市场,都已经有了具备一定优势的对手。短租市场有Airbnb、途家、小猪短租等本土短租平台;上门服务有京东到家、58同城等等巨头;网约车就更不用说了,更是资本巨头的游戏,滴滴、神州、易到、首约……几乎在每个领域,美团都为自己拉到了不少竞对。

具备八爪鱼般业务布局的美团,在不同的业务之间并没有形成合力,除了团购、外卖外并没有在其他领域进入头部企业。业务上没有能够说服人的突破,也没有找到盈利通道,缺少造血能力,反而因为不断拓展的多元化业务,将自己陷入了多战线分散作战的窘境,反而拖累了公司发展,导致业务的未来想象空间有限。

高管出走人事动荡,内部不稳

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的内斗,以及组织架构、市场策略的不断调整,造成了美团内部不稳。2015年底合并大众点评之后,点评系的高管就陆续“出局”了。合并仅1个月,原点评CEO张涛就被宣布不再担任新美大Co-CEO。此后李璟退休,张波离职。剩下的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也在今年1月,新美大第四次大规模架构调整中离职。

伴随着点评系的核心高管不断离开的同时,美团的元老员工们也在不断出走。甚至有媒体称美团成为互联网史上高管流失最快的。5号,集团高级副总裁、广告平台负责人陈烨离职;不久前,美团网原2号人物COO干嘉伟离职加盟高瓴资本;3月,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马宏彬从美团外卖离职加盟快手;去年3月,美团10号员工、第二个销售、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沈鹏离职。包括沈鹏在内,早年打江山的美团“8大金刚”,已经出走了7位,其中,原美团南四大区总经理张强、美团销售支持部负责人陆寅峰以及美团销售培训负责人瞿志远,主动离职均选择了去哪儿网。

不仅是高层,对公司文化认同感的降低已经蔓延到了基层员工身上。前文就已经提到了,离职员工爆料侧面反映了员工对合并之后,美团的业务走向的质疑。为了节源开流,美团针对商家强制涨佣金,对员工加强KPI考核变相降薪等等做法,也都让大量员工流失。去年,就有媒体报道美团推出过名为PIP的员工改进计划,一位在美团工作了五年的老销售人员,甚至被要求签署交易额环比增长30%的改进计划。但即便是在2011年O2O业务兴起之时,达成这一指标也困难重重。要是员工达不到考核要求,就会被末位淘汰掉。“一二三线城市的后15%员工,四五线城市的后20%员工,进入淘汰预警名单,两个月还没有达标就要裁员。”

而近期曝光的美团打击腐败案,内部邮件实名公布了10起反腐败打黑产刑事案件,牵涉员工9人、典型不良商家2人、骑手1人,涉及诈骗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包括收受合作商家贿赂、欺骗商家、骗取用户个人信息、刷单骗补贴等行为。从去年以来,美团开始严厉打击清退违反高压线制度的员工和商家。今年这时候曝出的这些腐败案,说明即使在高压下,美团刷单骗补的情况依旧猖獗,也暴露了美团内部管理的漏洞。

战略需调整,但切忌病急乱投医

对于美团来说,不管是外卖还是新开拓的网约车、短租业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将是生死一线。在自身造血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外卖持续亏损,新开拓的短租、网约车市场也都需要大量资金的前期投入。美团要面对的,是厘清孰轻孰重,明确战略发展方向,在重要业务上形成聚力。

同时,也要探索在目前的业务结构下,内部资源的互通互助,团购、酒旅、外卖、短租、网约车、共享单车投资等较为分散的业务板块之间如何形成相互之间的良性促进。

不过在调涨未来发展战略方向的时候,切忌病急乱投医。更忌讳跟风在外界看来“任性”和“不务正业”的业务。比如今年处在南京试运营的网约车业务。不仅没有为美团加分,反而拖累了美团的品牌。要知道,现在美团的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先稳定人心,重建内部员工和外部市场对美团的信心。

Tags: , , ,

星期一, 05月 8th, 2017 网络评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