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孤依风的博客

独孤依风,一个敲打键盘、手跟着思想去旅行的IT评论客!

猫眼电影

猫眼失败启示:不怕不盈利 就怕急刹车

众所周知,商业江湖里,并没有永恒的老大之说,所有的现象级都阐述出万物之相对论观点。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大环境里,更是如此。相比传统商业来说,这种变革似乎显得更加明显,更加具有时代意义。这个从国内在线票务市场份额的大幅度变化中,就可窥见一斑。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在线票务年度报告显示,曾经一度以70%份额雄踞榜首的猫眼,如今的市场份额已经下滑至24.3%,丢掉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断崖式的数据下跌,让市场对这个前途无限的宠儿,越来越“另眼看待”了。

从70%暴跌到24.3%,按照正常的市场波动来推算,估计是无法复原真相的。在查阅了相关资料之后,笔者认为猫眼电影在市场表现的如此之差,无外乎两大因素,一个是内因,一个是外因。内因主要源于猫眼电影自身局限性以及战略性错误导致后续一系列麻烦;外因主要表现为缺乏流量入口以及支付平台的战争等。

内因:独立性匮乏 票补政策不能延续致使用户流失份额下滑

熟悉互联网圈的朋友都知道,当新生行业里企业下定决心大规模获取用户的时候,一般最传统的一招就是烧钱圈用户,这个从当初竞争炽热化的O2O行业就能看的出来。依靠资本驱动来进行用户获取,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迅速圈到规模级用户,利用漂亮的数据向投资机构输出所谓的市场价值,从而最大可能性的获得投资以延续自己的行业先锋位置。

猫眼电影就是如此,脱胎于美团,采取高举高打票补战略,通过不断烧钱迅速坐到了行业老大位置。据媒体报道,2015年猫眼电影的营业收入为 35,848 万元,净利润为-131,488 万元,更有人透露,猫眼电影高峰期月补贴近2亿。一年亏损13亿人民币,月亏损2亿,这样的猫眼电影让美团如烫手山芋般无法再拿在手中。

持续亏损让以餐饮、外卖为主营业务的美团无力承担,不得不将猫眼拆分,去资本市场独立进行融资,频繁融资的失败,促使新美大不得不将猫眼“贱卖”给光线传媒。

委身光线并不是猫眼的好“归宿”,而是彼此更加悲催命运的开始。光线收购猫眼信息一经宣布,市场普遍看衰,光线的股价狂跌不止。而作为上市公司的光线传媒需要对全体股东负责,缺乏与互联网巨头烧钱对抗的实力,刚接手就宣布放弃大规模票补,接受猫眼电影份额的自然缩水。

光线寄希望猫眼用丢失市场来换取盈利的愿望并未达成,据光线传媒今年1月2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6年1~9月,猫眼电影实现营业收入6.28亿元,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均为-3405.17 万元。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猫眼2016年第四季度中主控发行的《我不是潘金莲》票房亦不及预期,并且有行业人士称“潘金莲一役,猫眼输得很惨。”没有完成盈利的同时,猫眼市场第一的位置也岌岌可危了。

其实无论在新美大体系,还是在光线体系,猫眼始终都不能称之为“核心业务”,独立性的匮乏让猫眼也始终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规划做长久以及广泛的产业布局。靠低票价起家聚集的用户并不忠实,随着票补的减少,用户的流失成了一种必然。

外因:缺乏稳定的流量入口支撑 支付平台之争也将加剧猫眼的衰退

这两天,苹果针对微信关闭iOS版本赞赏功能一事,引发了互联网科技圈的热议,有分析人士猜测,微信公众号赞赏关闭可能只是表象,背后实际上是微信支付的疯狂崛起,苹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苹果推出的Apple Pay在中国被消费者几乎忽略,而中国的微信和支付宝初步培育了用户“无现金”消费社会。

移动互联时代,作为消费过程中的最后、也是极为关键的支付环节,成为众多巨头角力的重要战场。在线购买电影票,低价高频的特点成为几大支付平台夺取流量及入口的重中之重,百度糯米因百度钱包迟迟未形成气候,在几大在线票务平台的竞争中率先掉队,所向披靡的BAT,在在线票务这个领域,因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的应用普及,如今只剩下了腾讯系和阿里系两家。想要打造除BAT外互联网第四极、猫眼的老东家美团,也花了10亿人民币买下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试图打造自己的支付闭环,可见各家对于支付环节的重视程度。只不过美团这个昏招一直没做出个样子,并且得罪了腾讯爸爸,有些得不偿失。

腾讯和阿里都属于具有规模级入口、雄厚资本实力、用户消费大数据等资源的综合平台,可以充分依靠上下游产业链资源进行市场搅局,未来“互联网+电影”的模式,主流竞争的局面一定是“腾讯影业&企鹅影业+微影时代 VS 阿里影业+淘票票”,凭借强大的资金以及线下渠道的优势,“万达影业+时光网”有机会成为这个领域竞争的搅局者,而朝不保夕的猫眼,想要依靠光线这一既无流量也无资金的后台对抗上述寡头,无异于螳臂当车,或者说是痴人说梦。

过度依赖票补,营业结构单一,从一开始猫眼就注定终将失败的宿命,而独立性的匮乏以及战略调整的失误,只不过加快了失败宿命到来的时间。(文/独孤依风,首发深喉TMT,如若转载,请保留出处)

Tags:

星期二, 04月 25th, 2017 网络评论 没有评论

领跑地位难保 被光线卖掉将是猫眼电影唯一选择

据《证券日报》报道,历经春节档竞争之后,淘票票已反超猫眼,正式登顶。

来自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 Mobile最新数据显示,经过春节档的激烈竞争,2月份淘票票App在每周活跃用户、日均活跃用户、新用户安装、下载用户等多个关键指标上反超了猫眼电影App。根据Quest Mobile数据,2017年1月30日至2月5日,淘票票日均活跃用户以62.6万首次反超猫眼电影App的59.32万,并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以周活跃用户180.05万首次登顶,领先猫眼电影App的172.58万。

在体现新增用户的新安装用户数和下载用户数两项指标上,淘票票App在2月6日至12日,分别达到了23.2万和26.86万,较猫眼电影App的13.9万和16.11万高出不少。

虽然市场占有率方面,猫眼电影的第一地位暂时得以保留,但优势已所剩无几。根据比达咨询近日发布的《2017年中国大春节档在线电影票市场监测报告》中显示,在刚刚过去的鸡年正月,猫眼电影以29.6%排行第一,微影时代取得26.3%市场份额,位列第二;淘票票则以24.6%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

这个春节档猫眼电影出了大问题,发行策略的失败让猫眼电影的巨额票补打了折扣,《西游伏妖篇》票房不及预期,公众印象中十亿票房起的《大闹天竺》最终票房口碑双双折戟,这一次命运并未站在猫眼电影这一边,而淘票票则凭借《功夫瑜伽》和《乘风破浪》成功挽回局面,再度成为赢家。

因此,衰落比预想得来得更早一些,猫眼电影的领跑优势已经全面丧失,传闻春节一战用掉了猫眼电影接近全年七成以上的预算,未来大举发力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光线传媒会为猫眼电影继续输血吗?可能性有限。

据坊间传闻,《大闹天竺》存在利益传送的可能,确保上市公司光线传媒有稳定利益,以业绩驱动股价提升。一般来说,上市的影视公司对自身电影项目没有信心的情况下,为了避免低迷的票房对股价造成影响,会通过看似独立的第三方公司,用资金腾挪的方式完成自我保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年前发生在快鹿集团的《叶问3》项目。或许光线对于猫眼的营销发行能力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淘票票母公司阿里影业近期发布的公告显示,2016年在淘票票的市场推广投入达到10亿元,重金换市场的策略开始见效。阿里影业表示未来仍要投入资源,进一步提升淘票票的市场地位。在母公司阿里影业以及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的支持下,猫眼电影的领先地位已是岌岌可危。

因此,可以预见,暑期档之前,市场格局将发生巨大变化,一旦淘票票登顶,猫眼电影的商业价值将大打折扣。对于猫眼电影来说,出路只有两条。其一,尽快完成新一轮的融资,有充足的资金加入票补大战,以守为攻,抵消淘票票的这一轮强攻猛打,留出足够元气等待新一轮的市场变革,然而这种机会过于渺茫,毕竟从2015年起猫眼电影的融资之路就从未成功过,与光线接手之后,又因为丧失了独立性而在影片合作方面大打折扣,进一步削减了行业价值。其二,抱团取暖,与微影时代或者百度糯米形成战略联盟乃至直接合并,进一步提升抵抗力,然而,具体如何融合依然是一团烂账。其三,直接纳入淘票票旗下,在目前猫眼电影依然有足够市场影响力的前提下,光线传媒获得一个好价钱,淘票票虽然付出较大代价,但留出了足够时间精耕细作,行业第一的地位得以强化,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选择。

从博弈的角度而言,第三条对于光线传媒、阿里影业、淘票票、猫眼电影来说,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选择。阿里影业是光线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占有8.78%的股份,双方早有合作基础,而猫眼电影本身并不缺乏成长性,只要有足够的现金流,完全可以重回巅峰状态,有阿里影业资本注入,淘票票和猫眼电影合并之后,或可迎来真正的后票补时代,从容实现产品升级,届时让院线为猫眼电影打工也许将不再是梦想。

Tags: , ,

星期一, 03月 13th, 2017 网络评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