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孤依风的博客

独孤依风,一个敲打键盘、手跟着思想去旅行的IT评论客!

互联网金融

取消手续费 轻松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5月12日,国内最大的全民众筹平台轻松筹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且对外宣布平台正式取消个人大病求助项目手续费。此消息一出,立马在互联网公益圈乃至各大社交平台引来诸多热议。有人认为轻松筹这么做暗示出互联网公益平台已到了行业洗牌期;有人认为这是为了刺激获客释放的一次市场大招。其实,依笔者来看,能够持续获得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至少说明轻松筹在互联网公益行业里的业绩是被肯定的,获客是每个平台都需要的,但不是重点。下面咱们来分析下为什么轻松筹要取消手续费?

据相关数据显示,轻松筹平台目前注册用户近1.5亿,筹款项目逾180万个,支持次数超过3.3亿人次。所以,从客观上来看,轻松筹取消手续费,对其业务盈利或多或少有点影响,但这个影响毕竟是有限的。因为在没有取消手续费之前,轻松筹主要的盈利模式并不是依靠手续费,而是依靠旗下的尝鲜预售、梦想清单等版块业务的加持。毕竟,基于社交平台发展起来的大众性消费产品最不缺的就是流量,况且还是公益项目,即使按照1%的转化率来算,自身造血就比较强悍。宏观上来看,取消手续费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用户。当一切业务都在正向量级发展的时候,考虑的不再是获客问题,而是用户服务体验问题。大手笔的反哺,间接凸显出轻松筹在市场发展中的自信及始终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发展的社会价值观。

从市场发展幅度来看,互联网公益相对其它大众消费类行业,整体增长较为缓慢。一来是用户对互联网公益认知度还需强化;二来是国家相关政策的限制,但这并没有阻挡创业者们的疯狂进入。伴随着资本的推动和双创的激励,许多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犹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搭建平台容易,运营起来难。许多平台一开始就奉行所谓的“0手续费战略”,拿着投资人的钱疯狂补贴,目的在于短时间内获取规模级用户。这样做的坏处是一来自己把自己作死了,比如病友帮、爱心筹等就出现过停止运营的官方告示;二来因为市场的无序恶性竞争,导致了大量公益事件频发。这种粗犷的商业模式,不仅把市场弄的乌烟瘴气,而且重要的是将互联网公益的价值并没有真正释放出来。

反观轻松筹此次推出的“0手续费”,它的目的是依靠其亿级注册用户和各类社交平台的加持,通过价值服务快速扩大其品牌在市场中的认可度,引导用户对互联网公益的认知,由感性转向理性,从而深度净化互联网公益行业,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向前发展。这与前面所说的那些公益平台的“0元手续费战略”在本质上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取消手续费,对轻松筹来说,并不是贸然之举,而是自身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行为。其实,这种创新的运营之术,在轻松筹身上可以看到很多。比如在大病救助信息审核阶段,其业内首创的“基于熟人关系的社交众筹模式”及“数据+客服+群众”三重把关的独特审核制度,有效的杜绝了虚假欺骗信息,为爱心落地构建了一个安全之盾;还有在2016年4月份上线的轻松互助业务,以“一人生病,众人均摊”的模式为大众提供低成本高性价比的服务。会员缴纳10元的费用即可加入互助计划,一旦有会员患病就会根据互助规则给予发放最高30万元的互助金。据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该互助计划已发放了624万互助金,帮助24个大病家庭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

持续不断的创新,亿级用户的深度信任,也使得轻松筹能够短时间内成为唯一入选民政部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资质的众筹平台;成为连续获得腾讯、IDG等知名资本机构投资的对象;成为国内最大的免费个人求助平台。0元手续费的推出,笔者感觉将会更加夯实轻松筹在互联网公益中的领先地位,尤其是在个人救助这一块,竞争对手恐很难超越。(文/独孤依风,微信:world128,原创文章,首发深喉TMT,如若转载,请保留出处!)

Tags: , ,

星期三, 05月 24th, 2017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轻松筹被民政部约谈:鼓励多于监管

棍网球团队资金缺乏愁没路,发起众筹盼梦想能启航;民政部门约谈轻松筹,答曰此组织未备案不能筹。这两天,关于棍网球团队于轻松筹上众筹资金的事情在网上闹得纷纷扬扬。有人说支持梦想,支持棍网球团队;有人说民政部门做的对,应该严格管理和规范平台。其实,笔者想说的是,这两个观点我都认同,而且这两个本来就不是矛盾的关系,而是互补的关系。只有正确处理好大环境下的小事件,才能让公益慈善众筹这条路越走越宽,越走越顺。下面咱们来复盘和分析下这个事件。

“个人或组织”两个主体的界定 是导致本次事件的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在慈善公益募捐领域,个人与组织两大主体在运营上是不一样的。此次事件中,棍网球团队在提交给轻松筹的信息中,起初名字为“中国棍网球协会”。通过查询,该“协会”并未在民政部备案,而且也未在国家体育总局备案,属于非法社会组织,不在民政部门认定的合法组织之中,所以是没有资格进行募捐的。

那众筹如果停止,梦想不就夭折了么?多亏后续社会组织管理局给出了整改意见,要求项目发起方将筹款主体更改为以球队的名义或者以球队个人的名义,不再以协会的名义进行筹款。轻松筹随后积极履行整改要求并对外贴出说明,将该项目筹款主体更改为“棍网球女队”,使得其能够继续在平台上进行资金众筹。正如第一段所说,梦想是一定要支持的,虽然中间经历变动,但不能主动放弃。事后来看,轻松筹的做法还是值得拍手称赞的,将平台的义务和责任做到了泾渭分明,也做到了最具温度化。

其实,从公关角度来看,轻松筹的反应速度和应对措施还是比较到位的。毕竟在目前的互联网环境下,任何处理上的延迟都会让媒体或者竞争对手见缝插针,主观上容易出现歪曲现实之嫌。更何况轻松筹还属于所谓的个人求助特殊行业,本来普世信用就没建立好,如果处理不当,将会使得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慈善众筹机制付诸东流,这对国家整个慈善公益的向前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被约谈应该是一种“幸福” 只有依法可依 依规可循 才能深受民众信任和保障行业发展

放眼目前国内个人求助领域,各种怪现象层出。前有明星好心捐款被欺骗、后有困难群众急于求助筹不到款。这种极端的分化现象,在拷问人们道德的同时,也成为了国内慈善公益组织发展的绊脚石。如何能够规范个人求助行业,使得个人求助合法合规有保障的正向发展成为了亟需解决的难题。

众所周知,新《慈善法》的实施,使得个人求助成为了法律认可和支持的项目。《慈善法》规定:个人不能发起公开募捐,慈善募捐的主体是慈善组织。不过,慈善法同时也为求助者开了“一扇窗”:个人虽然不能公开募捐,但是可以公开求助。

按照上述解释,个人用户并不能在轻松筹这类慈善公益平台以众筹的形式进行募捐,但是却可以以个人求助者的形式在朋友圈发布传播。 由此可见,《慈善法》的实施为轻松筹这类慈善公益平台提供了法律依据和社会认可,同时也成为了监督之源,以此保障慈善公益组织合法发展。

被民政部指定成为国内首批13家之中唯一的慈善公益众筹平台,看似莫大的机遇,其实是给轻松筹在继《慈善法》监督下的又一“行业紧箍咒”。此次因“棍网球众筹”事件被约谈,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有法可依只是保障,实时监督才是鞭策。面对双重监督,轻松筹并没有自乱分寸,而是理性面对。比如这次事件,约谈之后积极整改,对众筹内的所有信息进行了再次审核。在高效提升自己品质的同时,也对外输出了用户信任感,与其说高压之下是动力,不如说高压之下是信任。有了监管部门和用户们的信任,才充满了动力,才能保障行业健康发展。

个人求助领域独领风骚 多方协同才能促进慈善公益行业持续稳定发展

据官方数据统计,轻松筹在短短2年多时间,仅在个人求助这块来说,整体就呈现蓬勃上涨趋势。2015年全年,该平台上发起的个人求助项目23,465个,总支持3,793.508人。2016年上半年,该平台上发起的个人求助项目45,165个,总支持10,871,712人。可以看出,2016年上半年轻松筹在个人求助项目上就已经超过了2015年全年,且增长了快一倍。

能够短时间内做到个人求助领域行业第一。除了大家对轻松筹平台信任之外,还归功于其自创的“信用审核模式”。其业内首创的“基于熟人关系的社交众筹模式”及“数据+客服+群众”三重把关的独特审核制度。杜绝虚假欺骗信息,搭建起发起人与捐助者之间的信任桥梁,使得公益捐赠运转通畅,实现了爱心健康落地。

获得腾讯、IDG等知名风投的共同投资、荣获“2017胡润中国新金融最具社会责任企业奖”、成为唯一入选民政部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资质的众筹平台等,政商界对轻松筹的高度肯定,使得轻松筹备受媒体聚焦,此次被民政部约谈,无疑变成了时下“网红”。其实,有时候被媒体报道并不是事件效应,而是社会效应。

最后来看,此次“棍网球团队”一事,对于轻松筹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对于国内慈善公益的发展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对于其它行业来说,同样具有借鉴意义。对轻松筹开放社会组织查询窗口,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的这个做法还是应该给满分的。按照常理,政府机构的信息一般很少对外公布的,即使在目前的互联网大环境下,毕竟涉及到一些无法可控的因素。此次民政部门能够主动放开窗口,与轻松筹平台进行信息实时共享,通过政企协同,提高信息透明,降低双方成本,达到净化、维护、规范、促进行业可持续稳定发展的目的。未来的路还很长,慈善公益事业势必还会面临不同的挑战,但只要做到信任和开放协同,相信发展将会永远充满正能量。(文/独孤依风,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保留出处!欢迎关注微信订阅号”互联网一些事”,ID:toutiaoshi。)

Tags: , ,

星期一, 02月 20th, 2017 网络评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