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孤依风的博客

独孤依风,一个敲打键盘、手跟着思想去旅行的IT评论客!

罗敏已成为互联网圈的半个大佬

1月16日,《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主角,趣店集团创始人兼CEO罗敏,召开了一场特殊意义的媒体沟通会。这次不是面对一个媒体,而是面对一群媒体。面对数十家媒体记者的提问,罗敏神情泰然自若,对于每个问题都能对答如流,即便对于“美国律所起诉”等无法回答或者不能回答的问题,也能避重就轻的含混而过。由此看来,在闭关的这两个月了,罗敏应该在公关方面下了苦工,网易副总编辑没有白挖,如今在媒体面前,罗敏已然有半个大佬的样子。

之所以说有半个大佬的样子,是因为罗敏对于之前做过功课的问题都处理的合情合理,但对于突发性的问题,仍旧显得些许稚嫩。譬如王冠雄问的那个直接到不能再直接的问题:“为什么趣店上市后,您将不少媒体人的微信删了?”而罗敏的回答却是,因为业务爆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信息,助理就会协助清理了。对于这个突发问题的临时回答,其实不得不说这就是和大佬的另一半差距。

说删除媒体好友是助理干的,我们暂且信了。但哪个助理会有如此大的权力可以删除老板的微信好友呢?是不是《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内容也可能是助理回复的呢?背后我们不得而知,倘若你是老板的助理,在不通过允许就敢删除老板的好友?即便要删除的话,也要对老板与媒体关系极为了解,要不然怎么知道微信的好友类别呢?

首先社交软件信息属于个人隐私,按照常理,没有老板的授意没有哪个助理敢动老板的隐私。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老婆或者极其亲密的人。只是,如果真有这两个角色存在其中,她们跟媒体又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一个解释是,爱屋及乌的反面就是恨屋及乌,爱一个人就要跟着所爱之人恨其所很之人(这句话好绕,希望你能看懂),如果老板恨媒体,那她们也跟着恨媒体,出现了负面连锁反应之后,她们一起之下替老板删了全部媒体好友,倒是也讲的通。

当然,她们因爱生恨也有可能,带着报复性的心理在开发布会之前删掉了老板的媒体好友,撕破面皮故意让老板现场难堪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罗敏自己删了微信好友。由此可以脑补一个剧情:趣店上市以后对于媒体的口诛笔伐导致市值暴跌,罗敏开始恨上了媒体;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一文发布并爆发初负面连锁反应智慧,罗敏一气之下删掉了“媒体”分组下的所有好友。但是当他进修完公关课程之后,想起来为时已晚,想再加好友已是来不及,偏偏在媒体沟通会上又被媒体问及此事,临时想个理由搪塞,只是这个理由却是不够高明,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现在想想自媒体大V的问这个问题,不是为了让罗敏出丑,而是想搞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只是媒体,只要是个正常人,你先用微信好友加了人家,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将人家删除,谁都感觉不会太好受。大抵有媒体会以为“原来罗敏是这样一个人,上了市就不当我是路人了”。又或者又会认为“罗敏是个爱报复的小肚鸡肠之人,报道趣店真实情况或者出负面评论的又不是我,为什么要把我删除了?”而媒体写趣店,更多却是给趣店提建议,为了帮助趣店改进以及更好的发展,但是罗敏却在《回应一切》之后用删除好友回应了所有媒体。当真是“不删则已,一删惊人”,闹出了沟通会上这样一个正经的笑话了。

有媒体说,不管是之前《趣店罗敏回应一切》还是16日的这个媒体沟通会,罗敏都是在之前的人设坍塌之后重建人设,并且第二次重建的效果也是不错。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即便是罗敏能够多次重建其人设,趣店的存在于人们之间的固有印象能改变的几率有多大?

《罗敏回应一切》给予趣店罗敏的人设是轻狂的、不羁的,那种年少功成的自傲姿态已然通过问答展现得淋淋尽致。当事人回应一切的回答,其实就是罗总的本色,之后请教公关大佬后的人设重建,也只是要文过饰非。

事实上,企业创始人有人设,企业同样也有自身的形象,企业形象是拟人化的标签性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人设。从趣分期开始,趣店的人设就身处乱象丛中,高利贷、非法催收、行业的裸条裸贷,转型后的趣店又成为一夜暴富的现金贷代名词,包括其在美国被律所起诉、百万大学生数据泄露等事件,这些因素早已多维度塑造好了趣店的人设。

罗敏之前崩塌的人设可以重建,罗敏的形象可以灵活多变,但是早在趣分期阶段就已经崩塌的“趣店人设”,要想重建又谈何容易,已经潜移默化影响大众的形象,要想真的洗白是需要时间以及契机的。就如当初的快播被冠以“看片必备”之名,亦如后来的陌陌冠以“约炮神器”之称,若不是近两年出现了看片约炮更直接的直播平台,又怎能被人淡淡忘却。

就说这些吧,希望趣店和罗敏可以变得更好!

Tags: ,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1月 19th, 2018 网络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